离婚后,财阀千金身份被前夫曝光最新章节,沈璃澜 蒋斯野全文免费阅读

小说:离婚后,财阀千金身份被前夫曝光

小说:现代言情

作者:身娇体软

角色:沈璃澜 蒋斯野

简介:【团宠+甜爽+弧线打脸】沈璃澜的过家家婚姻结束后,财阀千金身份被前夫发现,前夫悔不当初求复婚。霸总大哥:复婚?呵,让你倾家荡产的滚。律师二哥:资料已做好,送进去二十年不成问题。纨绔三哥:看我佛山无影脚,带降猪十八掌!打的你落花流水!商业巨子司雾行却将她小腰一搂,镇定宣布:从今天开始,我是沈小姐的丈夫,我将爱她,护她,生生世世。婚后。沈璃澜在家里翻出一本书 上面赫然写着两个大字:男德

离婚后,财阀千金身份被前夫曝光

《离婚后,财阀千金身份被前夫曝光》免费阅读

“蒋斯野,我没有。”

大雨淋漓。

沈璃澜站在蒋家的院子里面,脸上湿润的一片,目光固执又坚定。

“我没有推她,是她自己摔下去的。”

“你这个恶毒的婆娘,你好狠的心!”

“还说我女儿自己摔下楼梯?”

“她是学舞的,站得最稳了,你都没摔下去过,她怎么可能自己摔下去?”

“紫馨喜欢跳舞,但却被你害得腿骨折,你让她以后还怎么跳舞!”

“我蒋家不允许有你这种恶毒的媳妇,明天你就去跟我儿子离婚!”

沈璃澜没有理会蒋玉萍的指责。

只是看着站在屋檐下的蒋斯野。

“蒋斯野,我只问一遍,你信我吗?”

蒋斯野看着沈璃澜,一脸不耐烦。

他掐灭了手中的半截香烟,冷冷的说:“不是你还能是谁?”

“你跟紫馨相处一直都不和睦,我妈亲眼看到你们两个站在楼梯上争吵。”

“她自己摔下去的?呵,我信吗?”

他的语气是沈璃澜从来没有看到过的冷漠,眼角眉梢都是沈璃澜看不懂的陌生。

一年了。

他们结婚已经一年了。

沈璃澜永远都不会忘记,两年前刚认识蒋斯野的时候,他是什么样的。

他是山村里出来的贫穷少年,虽然贫穷但是志向远大。

他会不顾世俗眼光,捡路边的空瓶。

他会去餐厅里面打工,拒不接受任何人的资助,一身傲骨,松柏之姿。

沈璃澜是在那个时候爱上他的。

她喜欢这个少年干净纯净的心,还有那不媚世俗的傲气。

她的刻意接近下,他们在一起了。

在一起一年后,他们结婚了。

毕业就结婚,当时成为了无数同学艳羡的对象。

蒋斯野虽然家中贫穷,但容貌却是一等一的。

而且沈璃澜长得也不错。

同学们都说,两人在一起,是郎才女貌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结婚半年后,蒋斯野买来的一张彩票中了九千万。

有了资金。

蒋斯野买了房子,买了车子。

也开始自己创业。

沈璃澜一直都在背后默默的支持着他。

可她现在看着屋檐下那个男人。

哪里还有半分她从前喜欢的少年的样子?

“蒋斯野,我再问你一遍,你信不信我?”

沈璃澜的目光中泛着冷光,还带着最后一丝期盼。

多问一遍,已经是她的底线。

蒋斯野看着雨中淋着的女人,除了烦躁就只有烦躁。

“还有什么信不信的?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?”

“好,那我们就离婚!”

沈璃澜嘴唇颤抖了一下,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身体都开始飘忽了。

而蒋斯野忽然吐出了一口气。

那一口气,带着几分叹息,“其实我们早就该离婚了。”

蒋斯野早就想离婚了。

他是个骄傲的人,纵然是自己捡垃圾也不愿意接受别人的资助。

资助是什么?

那是一种施舍。

他厌恶施舍!

后来,沈璃澜出现了。

她出现在他身边,如同一个小太阳,照亮了他阴暗的人生,让他看到了一丝光。

沈璃澜说,她从小是个孤儿,无父无母,也需要跟他一样打工赚取学费。

他们是一路人。

所以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。

只是。

他们在一起之后。

他听得最多的是:蒋斯野你真是好福气,娶到这么漂亮这么乖巧的媳妇。

蒋斯野你的运气太好了!

蒋斯野,你可要好好对沈璃澜,否则我就把她抢走。

这些话充斥在他耳边。

仿佛他蒋斯野生来就不如沈璃澜一样。

他运气好?

呵!

不应该是沈璃澜运气好吗?

沈璃澜自然看到了蒋斯野松一口气的模样,心中一阵悲凉。

“好,很好。”

她转身就走。

却在快要离开蒋家的时候被一个人拉住了胳膊。

蒋玉萍从屋子里面跑了出来,重重的掐着沈璃澜的胳膊,大声的斥骂。

“明天你们就去办离婚证!你给我净身出户!”

“这一年里你一分钱没赚!”

“你吃我儿子的,花我儿子的,什么也别想带走!”

“还有我儿子买的那些金镯子,玉镯子,你也一样都别想带走。”

沈璃澜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放开我!”

这个在地里干了几十年活的女人手劲奇大。

她怎么也挣脱不开。

沈璃澜嘲讽的看着她。

“我什么都不要,明天民政局见吧!”

听到她说完,蒋玉萍才兴冲冲的松开她的手臂。

随后拿着录了音的手机,冲向了蒋斯野。

“儿子,我录音了!”

“她亲口说的什么都不要,她净身出户!”

“她到时候就算打官司,也别想从我们这里骗到一分钱!”

“还有啊,你妹妹的医药费她得出……”

“妈,算了,这点医药费我还是出得起。”

蒋斯野心中总算是真的松了这一口气。

一直压在他心中的大石头终于消失了。

彩票是婚后买的。

如果离婚。

他就要跟沈璃澜平分九千万。

他知道沈璃澜的性子,也是有傲气的。

现在说了不要,就一定不会来要他的钱。

他再次点燃了一根烟,这次抽得格外舒心。

他没有碰过沈璃澜,因为他暂时还不想要孩子。

曾经贫穷的他,认为不应该把钱浪费在隔绝孩子这种事上。

创业期间又没有这个时间去房中旖旎。

他跟沈璃澜也算是两不相欠了。

就当没结过这婚。

只是。

他看着沈璃澜决绝离开的纤瘦背影。

有点高傲。

也有点高高在上。

他皱了皱眉头,心中生起了一丝不耐烦。

沈璃澜一无所有,一穷二白。

她在装什么清高?

沈璃澜离开了蒋家,在大雨淋漓中迟缓的行走着。

她走得很慢,似乎离开这里的每一步都是在跟过去道别。

夜晚。

昏黄的路灯在雨幕中投射出了她长长的影子。

委屈。

却又坚强而决绝。

忽然。

一辆车从后面行驶而来,一直跟在她身边。

她走几步,车就缓慢前行一段路程。

沈璃澜忽然停下来,转过身冷冷的看着那辆车。

漆黑的车身,车头立起来的小动物车标却在昭示着这辆车的价值不菲。

夜里最不缺跟着女孩子身后走的车。

但这样的豪车倒是少见。

沈璃澜停下后,车也停下了。

一把漆黑的伞从车内伸出来。

黑色的伞骨展开。

伞柄上握着一只骨节分明的手。

那只手撑着伞,从车内走了出来。

“沈小姐,上次见你还是在沈总的寿宴上,刚才远远看着像你,没想到真是你?”

原创文章,作者:身娇体软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wxjtbj.com/xiaoshuo/22555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